农业保险,大有可为

2019-07-17海尔产业金融

从保费收入规模上看,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农业保险市场,并且保费收入占比逐年提升。尽管我国的农业保险发展迅速,但是由于农业点多、面广、地域差异性大等的特点,使得保险获客和服务成本大大增加,面临诸多难点。在宏观政策层面的支持下,我国的农业保险在创新型保险产品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一、我国农险市场:保费规模世界第二,保障水平尚有差距

1、农业保险发展迅速

农业保险(简称“农险”)属于财产险,是专为农业生产者在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和渔业生产过程中,对遭受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疫病、疾病等保险事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保障的一种保险。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规模增长较快,并且在财产险中的占比逐年增加。

2007年以前,我国的农业保险保费收入每年只有几亿元,2007开始中央在财政预算中设立农业保险费补贴科目,首次列支10亿元的预算额度对我国主要产粮区,包括湖南、吉林、内蒙古、新疆、江苏、四川六个省区开展保费补贴试点。对全国的能繁母猪保险给予11.5亿元的预算额度,中国人保、中华联合和吉林安华3家保险公司参与了试点。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8年这十多年间,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从53.4亿元增长到572.6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0%。

目前,农险覆盖了我国所有省份,承保农作物达200多种,玉米、水稻、小麦三大粮食作物承保覆盖率已经超过70%。我国农业保险业务规模仅次于美国,居于全球第二,亚洲第一。根据麦肯锡的预测,到2020年,我国农业保险市场规模或将达到750亿元。

图1:2007-2018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及增长率


资料来源:Wind

另外,由于新车销量增长乏力,占财产险70%以上的车险增速放缓,农业保险在财产险中占比增加,并呈持续增加趋势。

图2:2013-2018财产险保费收入及农业保险占比


资料来源:Wind

图3:2013-2018车险保费收入、增速及汽车销量增速对比


资料来源:Wind

2、保障水平低,增长潜力较大

农险渗透率低,保障水平偏低。农险渗透率即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占农业GDP的比率,与成熟市场相比,中国的农业保险总体渗透率仍然非常低。2014年,北美农险渗透率达到5.6%,而我国该比率仅为0.32%。。保障水平即单位面积保额/单位面积产值,当前该比值仅为20%左右,而美国的该比值为50%。预计2030年左右我国农业保险的风险保障水平才会接近发达国家。

图4:农业保险渗透率(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占农业GDP的比率)


资料来源:麦肯锡《中国农村保险白皮书》 

图5:农业保险保障水平(单位面积保额/单位面积产值)


资料来源:《中国农业保险保障水平研究报告》

保额普遍较低,由“保成本”向“保收入”发展。目前,我国还是以传统的由政府财政补贴的农业保险为主,占据农业保险总保费收入的80%以上,主要目的是帮助农户恢复简单再生产。保障农作物的直接物化成本或者养殖业的生理成本,没有覆盖地租和人工等成本,发生保险事故后补偿不足是在所难免的事实。实践中农业保险赔款与农户的期望值差距太大直接导致投保农户不满意,误解农业保险的作用和功能,影响续保的积极性。以生猪养殖中育肥猪为例,规模养殖户一般每头猪的成本为1300元左右(养殖成本约13元/公斤,出栏均重约100公斤),而每头猪的保额普遍在600元左右,成本保障水平不足50%。对比农险发达国家,养殖业基本以收入保障为主,保障水平通常在收入的70%以上,基本完全覆盖甚至超过养殖成本。农险市场迫切需要商业性、创新型农险产品,如价格指数保险等,或将成为新的增长动能。

二、农业保险发展的难点

1、承保和理赔“粗放”

由于农业生产分散、标的分散、散户比例高等因素,导致保险公司无法实现“承保验标到户”、“查勘、定损到户”。承保收费难、定损到户难、业务精细操作难以及承保、理赔不规范等问题也随之出现,使得“违规操作”反而具有较大空间的便利。

据保险公司一线业务人员称,在承保过程中,农民会说我一共租了多少地,我一共是保了多少东西,但是实际上可能是不确定的。承保和理赔的东西很多都是一笔糊涂账,最后就变成一个其实是协商下来的结果。

表1:2017年开办农业保险的公司业务情况(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中国保险行业年鉴2018》  

自缴保费收取难,承保成本高。对于一般政策性农业保险而言,80%保费由政府补贴,农民自缴保费比例约20%,但是由于到户收取成本高,村干部、协保员收取积极性不高等原因,自缴保费在实践中收取的难度很大。以小麦保险为例,每亩自缴保费3.6元,但是加上人工、印刷、交通等成本,亩均承保成本5.3元,远超过自缴保费金额。部分区域市场采取不收取农户保费,保费按比例返还等方式展业。

理赔不规范。存在保险基础档案不完整,档案资料代签名、不签名,出险日期、受灾类型前后不一致,验标照片不真实或重复使用,保单抄件时间逻辑错误,验标和查勘经纬度标注不符实际等问题。

2、尚不具备全面开展收入保险的基础

尽管在美国等农险发达国家,收入保险已成为农险产品的主流,但是我国尚不具备开展收入保险的基础,需要审慎发展。

我国目前价格补贴制度无法充分体现收入保险价值,数据、信息化、产业化等基础生态不健全,如征信体系不完善、财务管理制度不完善,缺乏有效的风险分散手段,难以通过再保、期货市场转移风险。

三、农业保险发展的积极探索

1、完善再保险市场

宏观政策层面,党中央、国务院审议通过《中国农业再保险公司组建方案》,推动公司尽快投入运营,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有效分散农业保险公司风险。

2、探索价格指数保险

指数保险的赔偿不是基于被保险人的实际损失,而是基于预先设定的外在参数是否达到触发水平来确定赔付水平。指数保险中的“指数”一般指的是表征某灾害强度的指标,如干旱等级、地震的震级、产品价格等。指数保险赔付机制包含不赔、全赔和分层赔付,其中,不赔:指数未被被触发,没有任何赔款;全赔:指数被触发,赔款金额为保额;分层赔付根据触发等级给予相应赔付。

以现有产品生猪价格指数保险为例,以约定周期猪粮比平均值为保险赔付触发条件,保障金额为276元至1200元(最高赔偿金额),保险期间为一年至三年。

3、大数据+保险

利用天气、产量、土壤等大数据以及各类新技术开展农险创新可能为现有的商业模式带来颠覆性变化。

如美国公司Climate Corp. 创造了一种新的农业保险合同模式,补充联邦保险。公司由谷歌前员工于2006年建立,管理50+太字节的与气候、农作物产量和土壤类型相关的历史信息与实时数据流,提供天气保险产品,针对恶劣天气事故可能造成的农作物损失为农民投保。该产品基于投保事故的发生情况付费(比如干旱),不需要填报索赔文件,避开了传统农业保险公司通常实施的高成本实际农作物损失评估。

概括而言,在宏观政策的指导下,完善再保险机制,规范农险的定价、承保、赔付等流程。借助农业大数据,采集真实的数据,不断地迭代算法模型,把产业链连接起来,促进农业保险健康发展。

本文主要参考:《中国农村保险白皮书》麦肯锡、《600亿农险市场腾飞,大数据或让农民不再“靠天吃饭”》35斗、第六期中国农业保险论坛相关材料。

发表时间:2019-07-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