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产业链图谱(下):口腔连锁机构发展正当时

2019-09-13海尔产业金融

我们在上周的文章推送中为大家介绍了口腔产品图谱上游产业的发展情况,点击标题即可回顾:《口腔产业链图谱(上):上游产品成碎片化,行业迎快速上升期》本周我们重点关注中游流通环节和下游医疗机构的情况。

中游流通环节,目前国内口腔医疗器械的流通领域尚未出现头部企业,整体处于小、散、乱、多的行业状态。

下游医疗机构大致可分为4类,综合医院口腔科、公立专科口腔医院、民营口腔医院及连锁机构、个体诊所等??谇灰皆旱恼骞婺F?,民营口腔医院增长迅速,但公立医院依然占主导。

中游流通

国内口腔医疗器械的流通领域尚未出现头部企业,整体处于小、散、乱、多的行业状态。一级代理占据行业优势,毛利率、净利率双高,被国外大型厂商把持,二级、三级代理收益较低,我国口腔流通企业大部分是二、三级代理商,竞争力较弱。

我国口腔流通领域的零散的局面与上游器械耗材厂商尚未出现龙头企业有部分关系,各类医疗器械、高值耗材均需要进口,催生出中游层层代理模式。同时,各家器械耗材厂商由于受到资金实力及经营能力的限制,只能在有限的地理半径寻找目标客户,导致出现区域割据,整合难度较大。

美国口腔产业发展较为完善,出现了Henry Schein和Patterson两家大型牙科用医疗设备分销商,占据了美国口腔流通7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中Henry Schein 2017年年收入124.62亿美元,牙科收入占比48%;Patterson 2016年年收入54亿美元,牙科收入占比46%。从产业发展成熟度来看,美国的口腔流通行业成熟度远高于国内市场。


图2:口腔流通企业竞合状态

表7:各级代理利润情况

下游医疗机构

1、玩家&产品

口腔医疗服务机构大致可分为4类,综合医院口腔科、公立专科口腔医院、民营口腔医院及连锁机构、个体诊所等。

■ 公立综合医院口腔科医生技术较好,但科研水平较为普通,口腔科诊疗人次一般占整个医院诊疗人次的1.5%,在综合医院一般处于边缘化的地位,在缺少口腔专科医院的地区占主导,代表企业是省、市大型综合医院。

■ 公立口腔专科医院规模较大,科研实力较强,多为口腔医学院附属医院,位于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及经济发达地区。根据统计年鉴数据,公立专科口腔医院平均收入2341万元,负债率26%,毛利率30%,平均开放床位16张,面临的管理瓶颈包括医生薪酬受限、号源紧张等,代表企业是省、市口腔医院。


▲ 图示分别为公立口腔专科医院、民营口腔连锁医院、个体口腔诊所典型代表

■ 民营口腔医院及连锁机构一般定位中高端,此类机构集中于一、二线城市,盈利来源为非医保范围的口腔美容与保健,注重客户体验。

根据新三板口腔医院收入统计,新三板上市口腔连锁机构2017年平均营业收入1.11亿元,同比增长51.18%,行业平均收益率13.89%,平均负债率29.75%,高于公立口腔专科医院,行业的平均销售成本率60.04%,表明获客成本较高,如何引流是此类机构面临的主要问题。

民营口腔连锁机构的运营模式分为重资产、轻资产两种模式,其中重资产模式的发展特点是以自建为主的连锁化、标准化发展,面临的管理瓶颈包括医生招聘困难、初期获客成本高、运营管理效率低下等问题;轻资产模式的发展特点是平台化多品牌运作,以并购区域内成熟的品牌为扩张方式,面临的管理瓶颈主要是如何统一集团战略,兼容各品牌发展。代表企业有拜博口腔、瑞尔齿科、可恩口腔、美维口腔等品牌。

■ 个体诊所一般分布在城镇及小区周边,服务于社区周边人群,经营者多为牙科医生本人,团队相对稳定,在区域内有一定的品牌积淀。单店4-8张牙椅,单张牙椅月收入4-8万元,收入稳定,面临的管理瓶颈主要是医生资质良莠不齐,单店采购耗材成本较高。

2、 产业景气度及趋势

■ 从需求端看,我国口腔是一个巨大的沉默市场。一方面我国口腔患病率高、就诊率低,另一方面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牙科预防保健的观念尚未形成。

根据第四次口腔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我国5岁组、12岁组、35-44岁组、65-74岁组口腔龋齿率分别为70.9%、38.5%、62.7%、76.7%,治疗率分别为4.1%、16.5%、26.6%、12.8%,治疗率远低于美国平均70%的治疗率。


2005-2015年十年间,乳牙及年轻恒牙患病率逐年上升,龋齿率分别上升5.8个百分点、9.6个百分点,缺牙数分别为4.24颗、5.86颗;35-44岁中年组及65-74岁老年组中,留存牙齿颗数稳步上升,无牙颌率逐步下降,表明中老年人口腔条件得到一定程度改善。

■ 从供给端看,我国牙科医生配比低、学历低。我国每百万人口牙医数量为120人,远低于发到国家水平。2016年在临床、中医、口腔三类医院执业(助理)医生中,口腔医院研究生、本科以上高学历占比最低,大专、中专类学历占比最高,表明口腔医院医生平均学历水平较低。


广东、山东、辽宁、四川、江苏等省份口腔诊所数量大于5400家,但由于人口数量众多,每万人口牙医数量仍远低于美国(6.09),反应出口腔医疗资源的供给缺失,潜在需求巨大。

■ 口腔医院的整体规模偏小,民营口腔医院增长迅速,但公立医院依然占主导。

2016年民营口腔专科医院数量427家,同比增长29%。民营口腔专科医院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公立医院。

从诊疗人次来看,2016年口腔医疗服务机构就诊1.31亿人次,同比增长6.45%,综合医院口腔科依然占主导地位。49.6%的诊疗行为发生在综合医院口腔科,24.4%的诊疗行为在口腔专科医院,25.9%的诊疗行为在其他口腔医疗机构。民营连锁口腔机构虽然数量上占据优势,但是服务效能仍需提升。

我国口腔医院以0-49张床位数为主,占比91.2%,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2016年口腔专科医院的收入在总医院收入中占比仅0.62%,近两年增长较平缓。在整个口腔医院的成本结构中,口腔医院人员支出占比高达71%,远高于其他专科医院的人员支出,表明人员支出是影响口腔医院盈利的最显著因素。

■ 从支撑端看,口腔医疗机构受益于政策、金融等的推动,但在支付端仍需发力。

1)政策上,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将口腔被纳入慢病管理中,要求到2025年,将12岁儿童患龋率控制在30%以内。第四次口腔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我国12岁儿童的龋齿率为38.5%,与30%的比率相比仍相差较大。

2017年卫健委颁布《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放宽医疗机构申请人条件,允许在职医院人员成立医疗机构,明确民营口腔医疗机构经营条件,包括具有口腔执业医师证,口腔科治疗椅2把,医务人员最少3人,场所面积不小于20平方米等具体规则。

2015年各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允许临床、口腔和中医类别医师多点执业,促进口腔医生的流通。

1)金融端,医疗产业基金、商业银行、租赁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为口腔医疗机构提供股权、债权及夹层类金融产品,服务于不同的客户群体,满足各层次口腔医疗机构的融资需求。

3)支付端,口腔诊疗医保基本不报销,商保不发达。纳入医保范围的仅包含补牙、拔牙、治疗牙周病、牙龈炎等牙周疾病发生的费用,而洗牙、镶牙、烤瓷牙、种植牙、牙齿矫正均不纳入医保范围,同时我国商保付费比例仅2%-3%。

美国的基本医疗保险基本涵盖牙科的预防(全报)、治疗(报销大部分)、美容(一小部分)三大部分,商业保险也很发达。2016年美国牙科保险市场774亿美元,费用支出中,40%来源于基本医疗保险,46%来源于商业保险。

总结,在我国口腔医疗机构的未来发展中,综合医院口腔科的市场份额会逐步减小,非品牌的个体诊所会被口腔连锁品牌取代;得益于各类因素的综合影响,民营口腔医疗连锁诊所机构正逐渐崛起,作为公立口腔医疗机构的有效补充,在高端市场上逐步成为服务主体,以种植牙、隐形正畸、牙齿美容、儿童齿科为主要发展方向。

附各类口腔医疗连锁机构名单:

表1:全国型口腔医疗机构

表2:区域型口腔连锁机构

资料来源:中恒星光产业洞见系列《口腔服务崛起,上游产业机会何在?》;中信建投《美亚光电:口腔CT高歌猛进,业绩增长提速》、《口腔医疗:牙缝里挤出的大行业》;广证恒生《新三板民营医院领域2017年报分析》。


发表时间:2019-09-13
返回顶部